南黎锦

文野/小英雄/刀男/少前
狂吹priest

为我家女儿操了不少心😂

槿墨.:

cp家的女儿w
我的图设w
是个小笛子的转世
名宿易.
(不会画手于是糊掉了orz

龙与精灵与罪 1

@槿墨. ←艾斯芙曼亲妈      宿易是自家闺女_(:з」∠)_

艾斯芙曼×苏伊(宿易)(写的是平行世界的艾斯芙曼战后不死,被驱逐后遇见精灵版宿易的故事)

    艾斯芙曼睁开眼是在布沃大森林里。艰难地撑起身体坐立起来,四周空空荡荡——她的族人抛弃了她。
    一个月前的大战使这片土地满目疮痍。昔日的美丽家园被战火肆虐得看不出原来模样,黑秃秃一片。
    龙族最终获得了胜利,但迎接他们的,不是鲜花与欢呼,而是无数战死的同胞。那一天,唳叫声响彻云霄,是为战死者的挽歌。
    长尾龙族的幸存者们全部去寻找新的居住地,他们会在新首领的带领下,在一片美丽富饶的土地上重建家园。而被除名者艾斯芙曼,长尾龙族前任首领、族群的罪孽,被审判以流放之刑。流放地是远隔千里的绯第海——荒芜的死亡之地。她必须经过尼奥谷和精灵之森,然后只身前往那里。
    这注定是次漫长的跋涉,没有人来监督艾斯芙曼,而她身为龙族的骄傲就不会允许自己逃离这场判罚。
    艾斯芙曼望着这片土地,满目焦黑与尸体刺痛了她。她闭上眼,用一种深切而哀恸的语气喃喃道:“神啊,罪子艾斯芙曼乞求您,愿长尾龙族继续维持昔日的荣耀和辉煌,愿我族……不,是长尾龙族,生生不息,代代不灭。”
    天空中传来一阵炸裂声,浮云滚滚,仿佛回应了她。
*
    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艾斯芙曼警惕地看了过去——树木与低矮的灌木丛交错着,斑驳的暗影下似乎没有什么。错觉吗?她眯了眯眼,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    顷刻后,有一只小脑袋从灌木后探了出来。卷曲的淡黄色头发被挽成两个髻在头的两侧,发间隐约露出不同于常人的尖尖的耳朵。额前的碎发本是乖巧地垂下,却在下一秒被一只手粗暴地捋到一旁。它站起身,于是你得以窥见全貌——碧绿色的灵动眼睛与身后的轻盈翅膀都显示了这人的种族。
    这是一只美丽的精灵。
    小精灵苏伊现在很烦恼。她甚至开始拔头上的簪子。刚才那个人去哪了呢?那个极似人类的少女是那么的美丽又令人心动。她长长的红色的头发,仿佛这碧绿海洋中的一把燃烧不尽的烈火,想把所有污秽烧个干净。而那发梢鲜亮的橙色,又如同清晨洒下的第一缕阳光。苏伊暗暗观察着她,赞叹着,羡慕着,迷恋着,渴望着。却不小心踩断树枝引起了那人的注意。
    少女转过头,于是一双金色的眼眸撞入了苏伊的世界。仿佛给刚才的烈火覆盖上坚冰,这冰冷的竖瞳映射出了无生机的倒影。她感觉背后一寒,片刻怔愣,便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远处了。
     那个方向是龙族的领地,苏伊不敢深入。她不甘心地嘟囔了两句,又等了一会,才转身想要离开。这时却突然嗅到陌生的气息,有人!已经晚了,随着后颈一痛,她的眼前昏黑了,倒在地上。在她身后的那个“陌生人”却扬起嘴角笑了一下,熟悉的火红长发轻轻飘动着,仿佛深夜里的风。
     苏伊是在一个山洞里醒来的。地上火焰在她眼前摇晃着,映照出巨大的可怖黑影。她从没离开过这片森林,恐惧一下笼住了她。童年时被幽灵骗走的经历在脑海中闪过,最终却定格在一张突然出现的脸上。红色的有如绸缎的长发,金色的竖瞳……是森林那个人!
     随着那个人的逼近,苏伊的内心大声呼喊着救命,但那个美丽的少女仅是拍拍她的头,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。
    “咔嚓”一下,精灵听到了神经崩断的声音,那个微笑简直是天使的模样。但她接着打消了这个念头,目前看来她还处于这个人的控制之中,自己是不是被她所害带来此处尚且未知,千万不能掉以轻心。不过她多少因那美丽的面孔放松了神经。
     一只色泽诱人的烤鱼被送到饥肠辘辘的苏伊眼下,同时另一只纤细的手给她披上了毛皮。饥寒交迫的苏伊不得不承认自己感动了。她抬头看见少女温柔的侧脸,第一次出声:“你好,这位美丽的龙族。精灵 苏伊·来斯塔诺 感谢你的招待。”是意料中的清亮嗓音。
       “吾乃前任龙族首领艾斯芙曼·齐奥尔,现为戴罪之身。我为自己的无礼举动向你道歉,在下无意冒犯精灵族。”
       艾斯芙曼看苏伊一眼,笑了一下:“但你偷窥我的行迹,是否无礼在先呢?”
       本以为就这样糊弄过去的精灵一哆嗦,立马哭腔就出来了:“我……我就是见你长得漂亮想看看你,不是有意冒犯你呜呜呜……”她眼睛明亮,显得格外真诚。
      龙族是稀有而珍贵的种族,在其神秘面纱下,有些精灵一生也难以窥见这种生物的真实模样。所以艾斯芙曼——美丽的龙族少女,对听着龙族骁勇传说长大的精灵苏伊,吸引力堪比观摩长老一言不合当场互殴。
     长相出众是一回事,但本身带有的种族神秘就足够让人按捺不住了。
     艾斯芙曼深知这一点,龙族即使数量极少,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也足以处在食物链顶端。而龙族金字塔尖的她,更是背负常人难以想象的沉重责任——喘不过气是常有的事。伴随压力的还有崇高的地位。此时,已经被迫卸任的她,终于得以窥见其它生物的看法。神秘而高贵,是这个精灵的评价。或许还会有诸如“龙族真是好出身”“高层垃圾”之类的话语。以及这次灾难过后流传的很多对龙族的诅咒与怨恨。内部的谩骂攻击的是自己,但外族人不管这些,他们只能看到享受最好资源的龙族招惹危险人类并殃及池鱼,看到被烧毁的树木房屋,听到夜晚传来的亡魂凄厉的鸣叫。
      她心如刀割,甚至万念俱灰。一个疑问占据头脑:“艾斯芙曼”在失去龙族灵魂的身份后,还剩下什么?自己,到底是为什么存在?
      幼时美丽的雪花飘满记忆,上任领主的脸恍惚出现,那个令人心割的人类,无数的战友的尸体……最后清醒过来,她看见的是一个小精灵正吃在烤鱼。
       苏伊哆哆嗦嗦汇报完就偷偷瞥向少女——是艾芙对吧?原本以为会遭到厌恶或者听到难听休话语,可气氛竟诡异地安静了。于是她看到艾斯芙曼脸上难以掩饰的哀伤,与温柔面孔不匹配的冷酷。像春天到来寒冰不得不融化一般,她的温柔破裂出一条缝隙,难以抑制地流露出绝望。